Tag: 体育类稿子

新闻直播结束为何要放主持人收稿子的画面?原因曝光:真高明

中央台的《新闻联播》和其他电视台的新闻是不一样的,其他电视台大多是录播,而中央台的《新闻联播》却是现场直播,而且对于时间的控制是非常严格的。从每晚七点开始,到七点半结束,几乎是分秒不差,在中央电视台的控制室里,都是七点把镜头切到直播间,七点半切走。

但是因为主持人的语速等原因,主持人几乎是不可能在七点半正好播完最后一条新闻的,那么就需要砍掉一条新闻,这样就会多出来一段时间,而这段多出来的时间主持人又不能坐着发呆,这会显得非常突兀。

因此电视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就预留了15秒的时间,这段时间主持人就可以用来收稿子,在新闻界,这段时间被称为松紧带。如果留下来的时间长,收视稿子的时间就会变长,如果留下来的时间短,收稿子的时间就会变短,这就很好地控制了直播的时间。

这个收稿子的画面能够起到一个很好的片尾的作用,因为如果播报完新闻就直接进入广告,结尾会显得特别仓促。新闻联播开头还有一个登登登的主题曲,片尾直接结束就没办法首尾呼应了,所以有了主持人收稿子的画面,加上滚动的字幕,还有合适的音乐,整个片尾就显得更加完整、和谐了。

在结束之后收视稿子,主持人就能知道自己整场直播有没有不足的地方,有利于在下一次直播的时候能表现得更好,提高主持人的主持水准,从这方面来说,收视稿子也是一个不可缺失的环节。

我们都知道,《新闻联播》是非常严谨、专业的,面对全国观众的节目。因此主持人在整个直播过程中容不得一点差错,各个环节都必须达到完美的地步,因此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有深意的,即使是这小小的收稿子,其中也有大学问,而他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我们呈现更好的节目,让我们坐在家中就能了解天下事。

你们对此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或许你们觉得《新闻联播》主持人收稿子还有别的作用吗?欢迎在评论区评论!再见!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海外宣发要注意什么?

海外媒体宣发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项重点工作之一,有许多中国企业在国内知名度很高,但在国际上知道的却寥寥无几,这就是企业品牌在海外的宣传做的不足,而往往这些企业中有人可以觉得海外媒体宣发是一件很难做的事情,也担心花了费用最后没有什么结果,本人是做这一块的,可以分享两点宣发过程的注意事项:

发稿要发好稿子,要发有影响力的稿子,这话没有错,但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,就是好的稿件要选对平台。财经类的稿件如果你非去体育类的媒体去发布,结果可想而知。我们选择对应的新闻媒体,才能找对相应的受众人群。通过这样的宣传,最终才能达到企业品牌的价值的提升,产品知名度的上升。有些企业担心的宣发不能达到目的,还增加了花费也就不复存在的,俗话说得好,好刀用在刀刃上。

根据不同的项目,不同的宣发目,我们在媒体宣发推广文章之前就应该考虑到发稿的频率,比如说是一天一篇还是怎么两天一发,有另一种想法的说法的频率越高收益就越好,其实就大错特错了。对的频率才能产出的高质量文章不仅能引发消费者共鸣,同时还有利于构建企业、个人的权威地位与形象,反之,会引起消费产生厌烦的情绪,觉得这就是个推销低档的产品。不仅没有达到宣发的目的,还对企业造成了危害

“伊妹儿”

1991年春节前,我第一次在报上发表文章。此后十年里,一直发得不太多,原因就在于投稿是件麻烦事,需要去邮局邮寄。一封信最多能放3张稿纸,不超重。经常投稿就得核算成本,一篇千字文尽量用一张邮票投出去。于是只能在稿纸上精打细算。300格一页的稿纸,行间距大,便于编辑改稿。然而3张稿纸一共才900格,去掉空格,只能投800字左右的文章,太受局限。于是我通常用400格一页的稿纸,行间距太密,想必编辑观感不佳。

到了1990年代末,街上不少电话亭先后贴上了纸条,上面写着“代发电子邮件,3元一封”。我知道那时已经有个别文友在用电子邮件投稿,于是去电话亭打听如何操作。原来需要自己在电脑上打好文章,存入软盘,再拿着软盘到他们那儿发电子邮件……

那时我还没有电脑,单位里有一台,领导看得宝贝似的,没几个人能接触到,于是只能放弃。

到了2001年,本地一家体育报编辑打电话给我,说足球评论越来越注重时效性了。我邮寄的稿子慢好几拍,如果不赶快改用“伊妹儿”(电子邮件)投稿,今后就不能采用了。

当时那家报纸每周用我一篇稿子,于是我着了慌,不找对象也得先落实“伊妹儿”问题。好在那时网吧已经普及,随便找了一家,进去后咨询网管怎么弄“伊妹儿”。那位网管应该是附近大学的学生,很热心且耐心。帮我申请了一个“21世纪”电子邮箱,教我怎么操作。网吧的电脑上没有装WORD,通常只有“写字板”或“记事本”,以至于后来我自己有了电脑,都不习惯在WORD上写作。

学会使用“伊妹儿”以后,我的发稿量大幅提高。发稿区域很快从本地为主,发展到全国,包括港澳。然而好日子没持续多久,各种各样的群发软件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我的发稿量又下降了,有一回,济南一位编辑打来电话,问我是不是封笔不写了?我很纳闷,我不是一直在投稿吗?她说一年多没看到我的来稿了,可能是被软件投稿“活埋”了。

有一句网络流行语“重要的话说三遍”,有些文友为了让自己被“活埋”的稿子重见天日,往往一篇稿子隔几天重复投一次,以此增加被编辑看到的概率。有时运气太好,同一篇稿被编辑看到三次,结果被拉黑了。

“你们还在用‘伊妹儿’投稿?落伍了。现在这么多软件‘代投’,编辑哪看得到?我都是通过微信直接传过去的。”如今常有文友如是说,以此显示自己“人脉”广,在“文坛”地位高。

我也加了几十位编辑的微信,从不通过微信传稿。我觉得微信是私人社交工具,“伊妹儿”才是用于处理工作事物的,现代人应该有边界感。至于未经本人同意,擅自将其微信告诉其他人,更属于侵犯隐私。

回想当年电线元发一封“伊妹儿”,可算是天价,那时我工资不过400多元。曾经的软盘如今看不到了,不过“伊妹儿”还没有过时,我还会用许多年。